<rp id="xoykp"></rp>

  1. <tbody id="xoykp"><pre id="xoykp"></pre></tbody>

  2. <th id="xoykp"></th><rp id="xoykp"></rp>
    <dd id="xoykp"></dd>
    1. <button id="xoykp"></button>
      <nav id="xoykp"><sub id="xoykp"></sub></nav>

        新聞資訊

        /News

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內貿、外貿產品定制

        13971142779全經理

        13886133620高經理

        13986206173吳經理

        13720210687楊經理

        13971594500張經理

        18717175959沈經理

        行業新聞
        從天價養生茶看禮儀與利益
        發布日期:2011-10-05來源:點擊量:

            繼天價茅臺、特供香煙后,天價茶葉的出現惹來許多非議。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,2010年河南城鎮非私營單位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3.03萬元,一斤“大器”茶葉的價格,相當于一個普通職工年收入的4.4倍。 

            然而,這種芽葉細嫩、色翠香幽的養生茶中的佳品,似乎正與普通老百姓漸行漸遠。最近,500克的西湖龍井頭茶在預售義賣會上竟創出了18萬元的天價。 

            茶葉賣天價,究竟值不值?“天價茶”的背后,又閃動著怎樣的魅影? 

            更多人看重的不是名物,而是品牌;享用的并非實體,而是虛榮。薪桂米珠居不易,CPI的躥速頗讓人咋舌, “蒜”你狠、“姜”你軍早已司空見慣。而在和普通百姓平行的另一個世界,許多高級禮品的價格也始終高企。日前,500克西湖龍井頭茶創出18萬元的天價。茶商表示,高檔茶葉的主要用途是送禮,明前龍井的資深“粉絲”實是高校、機關及企業。 

            不由讓人聯想到茅臺價格瘋漲、洋酒拉菲成調侃對象,冬蟲夏草、野山人參始終占據著禮贈佳品排行榜的前列……其實天價禮品本身未必鍍著 “黑金”。市場行為,供需自恰,在沒有強力行政干預的前提下,在任何價格成交都是“一個愿打一個愿挨”,本與旁人無涉??梢坏┙洕鷮W的原理觸碰到社會現實,就不免引發公議。

            最直接的質疑是,如此天價,不為自取,錢從何來,利往何去?尤其是本被視為“象牙塔”的高校曝出送天價禮,難免遭斯文墜地之譏。由此不少人推論,世風日下,人心不古。

            有人說,天價禮品背后意味著貪欲的橫流和制度的缺失。此言固然不虛,卻也未及義。對鉗制人欲而言,合理的制度設計固然能提供有益的制衡。落實到送禮之事,限購、實名等措施或許能讓天價送禮有所顧忌,進而收斂,但人事有代謝,人心無古今,此處壅塞,自有別處涓流,以堵為主,苛求制度,并非良策。

            萬松堂以為,在制衡天價送禮一事上,制度所起的更多應是威懾作用。對不合法紀的公款送禮,理應規制。而緩解這一疑難,還需從還原本真、更改認知入手。茶葉本是飲品,切莫哄抬價格,好茶自有素心人相識。酒類也是怡情,可若是喝者無心虛榮,需求自降,居高不下的價格自也堅持不了多久。說到底,更多人看重的倒不是名物,而是品牌;享用的并非實體,而是虛榮。這方是禮贈大忌。 

            國人素來習慣人情,無論是從意識根除,抑或從制度上打壓,都無從禁絕。真正現實的做法或許是,匡正認知,回歸禮品的本真,讓情意充分體現在對名物的享受中,少炫示,禁攀比,一來讓制度透口氣,二來也更多些素樸的古風。 

        下一篇:袋泡茶的品牌運作

        上一篇:無

        友情鏈接:阿里巴巴國際站

        武漢萬松堂生物醫藥科技有限公司是中國更大的袋泡茶加工、保健茶加工、養生茶加工、代餐粉加工的生產銷售型企業,

        提供袋泡茶加工/代理/貼牌/OEM業務,擁有二十二年的生產健康產品經驗,是中國大型的保健茶出口商之一。

        CopyRight  2015-2018 武漢萬松堂生物醫藥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備案號:鄂ICP備14011599號-1

        鄂公網安備 42011202001222號

        資深營銷顧問<br>全程為您服務

        資深營銷顧問
        全程為您服務

        72式性无遮挡免费视频,免费的很污的很黄的网站,桃花在线观看视频,性XXXX视频播放免费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